风帕克风机有限公司

风帕克风机;透浦式鼓风机;台湾中压风机;环保处理;粉尘处理机...
93

VIP会员

风帕克风机有限公司

张云蕾 (先生)

经营模式: 生产型

主营业务: 风帕克风机;透浦式鼓

所在地区: 上海市-松江区-九亭镇

已认证:    

收藏店铺
网站公告
风帕克风机有限公司(上海利楷机电设备有限公司)专业从事高科技的各种工业鼓风机与减速机的销售。近年来肩负着顾客们对产品质量与价格的追求,实现效率的最大化和提供广泛的技术资源等方面做着不懈的努力。 公司奉行品质第一、顾客满意的经营理念,不断吸纳专业人才,使得公司始终拥有一批掌握业界高端技术的科技人才。公司以积极务实的作风,借鉴各种先进的管理经验,不断引进国外先进设备实现自我完善,建立起良好的企业文化。目前产品有两大系列,风帕克风机系列有2HB高压鼓风机系列,4HB高压鼓风机系列,CX透浦式鼓风机系列,TB透浦式鼓风机系列,HTB透浦式鼓风机系列,FAB/FABR 斜齿系列、FAD/FADR中空斜齿系列、FABZ 直齿系列、FPG/FPGA 直齿系列等。客户的服务和技术选型,同时在上海有大量的库存备货来满足市场的需求, 配备选型工程师数名,欢迎来电大陆电话021-37773621
产品分类
联系方式
  • 联系人:张云蕾
  • 电话:86-021-37773621
  • 邮件:2881342753@qq.com
  • 手机:15900427838
  • 传真:021-57648206
友情链接
正文
男子癌症晚期坚持开网约车 只为给尿毒症妈妈多攒点钱
发布时间:2021-09-26        浏览次数:        

  “再见,您慢走。”网约车司机王俊将车稳稳停住,回头跟后座乘客有礼貌地打了声招呼。他的脸色略有些苍白,把一位乘客送达后,塞了把药片在嘴里,用保温杯里的开水服下。然后根据手机语音提示驶向下一个目的地。

  在有把握身体尚能支撑之际,王俊只想多开一天,再多开一天。他不敢停下来,因为跟他相依为命的妈妈患有尿毒症和轻微老年痴呆症,每月数千元的治疗费是一笔固定支出,他想为妈妈多攒一点生活费和医疗费。

  这种病最可怕的是发病的隐匿性,患者往往早期没有症状,一旦发现就是晚期。医生说,患了这种病通常可以存活6个月到一年,如果治疗得好,可能会维持两年。但迄今为止,全世界尚未发现存活过五年的病例。

  这对任何一个家庭来说,都无疑是巨大打击。但王俊没有倒下,他甚至没有停止出车。因为他知道,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王俊曾是重庆市公交二公司驾驶员,开了近十年202路公交车。有次开公交车时,手机一连震动了半个多小时,一看是妈妈打来的,谁有精解跑狗图玄机网址,王俊心里一阵紧张。开回终点站,停好车,他赶紧拨了过去。原来妈妈被查出患尿毒症。

  尿毒症通常不会一下子夺去人的生命,但必须坚持透析。从那时起,每周三次的透析便雷打不动。

  每次透析需要200元,一个月的透析费至少是2400元。而谢在桂的退休金只有2600元。

  为了照顾母亲,增加家庭收入,2015年,王俊从公交公司辞职,开始开网约车。车是贷款购买后挂靠在网约车单位运营的。近14万元的车款,月供3200元,现在还有3年贷款,约88000元没有还清。

  查出患有癌症后,王俊感觉自己体力还能支撑,在确保行车安全的情况下,他继续每天开车。能多挣一点算一点。

  他算过账,开网约车,每天能有三四百元收入。每多跑一天,就能多攒下一两次给妈妈做透析的费用。

  王俊驾驶技术好,开车稳,没有任何乘客觉察出来,为他们开车的师傅,是一位和死神赛跑的癌症晚期患者。

  爸爸以前是单位司机,王俊4岁时便患病去世了,是妈妈把他拉扯大。几年前继父也去世了,王俊2016年离异后,和妈妈相依为命。

  去年,王俊隐隐约约觉得有些不对劲。有一天,上午11点透析就该结束,可妈妈下午1点才回家。原来是她突然不知道自己要去哪儿,坐错了车。还有一次在家吃饭,妈妈突然抬头对他说,“你和你爸等会儿出门,要早点回来哟。”

  他带妈妈去检查,原来妈妈患上了轻微老年痴呆症。记忆力出现衰退,如果不加以控制,就会出现严重认知障碍。

  妈妈如今常常呆坐在家里看电视,要么去看街坊邻居打牌。她以前喜欢将家里收拾得一尘不染,现在清洁也不爱做了,有时连锅里的饭糊了都无动于衷。

  年轻时的谢在桂漂亮能干,在大同百货公司负责扯布,量尺寸、算账、裁剪,干活很麻利。妈妈年轻时一头乌黑的长发,又爱打扮,那是他记忆中最美的样子。

  妈妈还很勤快,家里来亲戚朋友,满满一桌十几道菜,香港彩天下378。都是她一手操持。糖醋排骨、白砍鸡、鱼香肉丝……做得比饭馆里还好吃。

  他看过电影《我记忆里的橡皮擦》,知道患了阿尔兹海默症会像橡皮擦那样,把记忆一点点抹去,直到什么都不记得。

  眼看妈妈的记忆一天天在衰退,王俊很着急。他听说练字能锻炼脑力,于是买来字帖,像哄小孩子一样,让妈妈对照着写,写完了给她吃最爱吃的甜点。

  “在这世界上,作为星儿妈妈,感受到自己被宽容,那是一种久违的温暖。”26日晚,从奉节到主城陪儿子进行心理康复训练的李慧(化名)坐在上清寺的出租屋里,回想着傍晚发生的一切,在朋友圈里写下了长长的感叹。

  “李法官,你救救我吧,我女儿又发疯了,对我又抓又打,还要把我推下铁轨……”电话中的女子操着四川口音,声音悲戚,李娜立即想到了她是谁。

  自2017年2月中心成立,这些孩子在这里得到了免费治疗。一年多时间里,曾经躺着来、坐着来的孩子们,有的已经奇迹般站起来,康复中心成为他们的“温暖新家”。中心创办者贾秀芳,被孩子们亲切称为“贾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