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帕克风机有限公司

风帕克风机;透浦式鼓风机;台湾中压风机;环保处理;粉尘处理机...
93

VIP会员

风帕克风机有限公司

张云蕾 (先生)

经营模式: 生产型

主营业务: 风帕克风机;透浦式鼓

所在地区: 上海市-松江区-九亭镇

已认证:    

收藏店铺
网站公告
风帕克风机有限公司(上海利楷机电设备有限公司)专业从事高科技的各种工业鼓风机与减速机的销售。近年来肩负着顾客们对产品质量与价格的追求,实现效率的最大化和提供广泛的技术资源等方面做着不懈的努力。 公司奉行品质第一、顾客满意的经营理念,不断吸纳专业人才,使得公司始终拥有一批掌握业界高端技术的科技人才。公司以积极务实的作风,借鉴各种先进的管理经验,不断引进国外先进设备实现自我完善,建立起良好的企业文化。目前产品有两大系列,风帕克风机系列有2HB高压鼓风机系列,4HB高压鼓风机系列,CX透浦式鼓风机系列,TB透浦式鼓风机系列,HTB透浦式鼓风机系列,FAB/FABR 斜齿系列、FAD/FADR中空斜齿系列、FABZ 直齿系列、FPG/FPGA 直齿系列等。客户的服务和技术选型,同时在上海有大量的库存备货来满足市场的需求, 配备选型工程师数名,欢迎来电大陆电话021-37773621
产品分类
联系方式
  • 联系人:张云蕾
  • 电话:86-021-37773621
  • 邮件:2881342753@qq.com
  • 手机:15900427838
  • 传真:021-57648206
友情链接
正文
被控协助谋杀3518人 德国百岁前纳粹集中营看守受审
发布时间:2022-07-31        浏览次数:        

  再不起诉就来不及了!据BBC和“德国之声”报道,目前,德国司法部门立案的17名纳粹时代嫌疑人年龄均超95岁。时间紧急,再过几年,就不可能再起诉任何在纳粹时代扮演过不良角色的人了,因为到那时,被告要么已离世,要么因年迈而无出庭能力。

  10月7日,被控在3518起案件中协助谋杀、曾在萨克森豪森纳粹集中营担任看守的百岁老人约瑟夫·舒茨在德国法院出庭应诉。

  约瑟夫·舒茨7日出庭受审,成为因纳粹德国时期所犯罪行而受审的最年长者。他涉嫌于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在一座集中营协助杀害3518人。

  据德国检方指控,约瑟夫为纳粹准军事组织成员。在1942年至1945年期间,他知情并自愿帮助谋杀集中营囚犯。通过其担任看守的工作,他为行刑队处决苏联战俘和使用毒气杀害在押者等提供了协助,在3518起案件中协助谋杀,涉嫌帮助使用毒气谋杀囚犯,还在导致囚犯死亡的制造并维持敌视生命的条件方面发挥了作用。

  法庭发言人表示:“约瑟夫并未被指控射杀任何特定对象,而是通过他的警卫工作,在明知集中营有杀戮情况之下,协助了杀戮行为。司法部只是以共谋罪起诉,因为他知道在集中营发生的暴行,他每天在集中营的瞭望塔上站岗,使之成为可能。”

  在纳粹时代,位于柏林北部奥拉宁堡的萨克森豪森集中营具有特殊地位,它是二战期间所有德国占领区纳粹集中营的指挥总部所在地,因为早期进行以毒气杀害在押者的实验而臭名昭著。

  萨克森豪森集中营先后关押过22万包括德国战俘和犹太平民在内的囚犯。其中,数万人遭枪杀、被毒死或死于残酷的医学实验,甚至死于非人道的拘押条件。1941年秋,这里一次就处决了1.2万名苏联战俘。

  今年1月,德国检方就对约瑟夫提起指控,并于8月确认他的身体状况可以接受庭审。由于他年事已高,法庭把每日审讯时间控制在两个半小时,审讯过程预计持续到明年1月。

  10月7日,约瑟夫手扶助步器走入法庭,声音清晰地回答了法官关于他姓名、年龄、住址等的提问,自称“11月16日将过101岁生日”。

  这场庭审在德国广受关注,有集中营受害者亲属到场旁听。约瑟夫的律师瓦特坎普在庭审开始时向法庭表示,被告在审讯期间不会发言,只会提供关于他个人情况的信息。

  为何现在才对约瑟夫提起诉讼?德国首席检察官威尔表示,直至调查人员在莫斯科国家军事档案馆得以阅读所谓的红军“战利品文件”之前,德方对此人毫不知情。随着得以确定被告在萨克森豪森集中营的守职地点和时间并作初步调查后,2019年3月,将此案移交给了公诉方。

  上了百岁的人是否仍应该为80年前的看守行为而受审?威尔表示:“一方面,2015年6月在斯图加特举行的司法部长会议同意,只要有侦缉任务及当事人可被调查,调查中心就将继续以现有形式工作。另一方面,恰恰在纳粹大规模犯罪的背景下,对谋杀行为不设司法追溯期限。由此,不存在今天是否仍应起诉当事人这一问题,因为他们必须被起诉。刑事诉讼的目的始终是确定个人的刑事犯罪责任。”

  早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前集中营看守就曾现身纳粹审判庭,但只是作为证人。10年前,起诉的先决条件必须是能提供个人直接参与杀戮的证据。

  2011年,德国一法庭审理一名前集中营看守的案件时首次认定,在集中营工作者即使没有直接犯罪证据,也可能受到法律惩罚,推动将更多在世的大屠杀罪犯被绳之以法。那些间接促成战时谋杀的人,即使没有扣动扳机或下达命令杀人,也可能要承担刑事责任。当时,因被裁定在2.8万多起案件中犯有协助谋杀罪、91岁的前纳粹集中营看守德米扬纽克在慕尼黑获刑5年。有了这一司法先例,德国检方近年起诉多名高龄前纳粹成员,包括一些当时职级较低的工作人员。曾在施图特霍夫集中营担任速记员和打字员的96岁女性伊姆加德被控参与共谋杀害1.1万名在押者,原定于9月30日出庭受审,她却戏剧性地在审判开始前几小时搭出租车逃逸,但数小时后被捕,此案将于10月19日继续开庭审理。

  据了解,伊姆加德1943年6月到1945年4月在波兰境内的施图特霍夫集中营工作,职位是担任秘书兼打字员。她被控当时协助和教唆屠杀,这个集中营有11412人死亡。

  目前,香港老奇人论坛883300!德国检方正在加快步伐,争取将尚在人世的纳粹罪犯绳之以法。德国纳粹罪行调查中心的隆美尔说:“事情已过去70多年。现在要找到那些仍然在世以及还有能力出庭受审的罪犯越来越困难。”

  据BBC报道,被媒体称为“最后的纳粹猎人”的埃弗莱姆·朱诺夫把毕生精力和时间用来追捕逃到世界各地隐姓埋名的纳粹逃犯。

  过去4年里,朱诺夫一直在努力追踪定居在20个国家的3000多名纳粹嫌疑犯,这些人里有很多在被他找到之前已经去世。只有大约40起案件能进入审判阶段,嫌疑人最终被判刑的案件更少。迄今为止,他最大的成功是将最后一位仍在世的纳粹集中营指挥官萨基奇定罪,被判20年监禁。

  据朱诺夫估计,目前全世界仍有数百名纳粹分子在逃。他说:“这些年来,我从未遇到过一个心怀愧疚和悔意并寻求赎罪的纳粹罪犯。那些人并不后悔,对当年犯下的罪行没有悔意。”

  已经73岁的朱诺夫表示,自己在跟时间赛跑,他设立2.5万美元奖金,悬赏在逃纳粹疑犯信息。目前他正密切关注两名纳粹嫌疑人在德国法庭受审的进展。一位是7日出庭受审的百岁前纳粹集中营看守约瑟夫;另一位是前不久逃逸被抓的96岁前施图特霍夫集中营女秘书伊姆加德。

  朱诺夫说:“只要我们的这种努力得以继续,这些人就无法安然入睡,也永远不敢肯定哪天会有人来敲门。时间并不能减轻罪恶,年事已高不应成为对令人发指罪行轻罚的理由。诉讼成功可以为受害者及其家人伸张正义,并且对未来可能的肇事者起到强大的威慑作用。” 华商报记者 郭霁 编译